关于我們

ABOUT VIONVISION

关于我們 公司動態 联系我們

文安智能陶海:國外AI産業閉環未現,隨“大船”出海是爲良策

發布時間:2019.10.24 分享:

[ 亿欧导读 ] 2019年10月17日,由億歐主辦的『鏈接·賦能科技出海峰會』在深圳舉辦。人工智能與計算機視覺領域知名專家、文安智能創始人兼董事長陶海出席峰會,並發表了《中國AI企業出海優勢》的主題演講。
文安智能 陶海,文安智能,科技出海,陶海,人工智能圖片來自“億歐網”

10月17日-18日,由億歐公司、EqualOcean主辦,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四方網盈、深圳市智慧城市建設協會聯合主辦的2019大灣區國際科創峰會(BATi)于深圳寶安區前海華僑城JW萬豪酒店正式舉行。 

在17日下午舉辦2019『鏈接·賦能科技出海峰會』(BATi)上,人工智能與計算機視覺領域知名專家、文安智能創始人兼董事長陶海作爲受邀嘉賓帶來了題爲《中國AI企業出海優勢》的主題演講。 

在演講中,陶海表示,當前歐洲與美國缺乏大量感知AI攝像頭,沒有實現類似智慧城市的城市治理閉環。相比歐美,中國在智慧城市這一領域走得更前,不僅是因爲國內擁有大量頂尖人才,與國內市場紅利也有著密切的關系。 

國內企業大多都是本土化,他希望中國企業能更有全球意識,既然自身足够优秀就更应该走出去,将中国的AI技術推广到全球。 

借助“一带一路”独立出海,或者借华为这样的 “大船”一起出海,又或者和智慧城市海外巨头合作,将是很好的出海途径。 

以下是陶海的演講全文,億歐智慧城市在不改變嘉賓原意的基礎上,進行了編輯。


“出海”对我来讲也是新话题,虽然过去两三年文安智能做了很多努力,我本身也在海外学习工作了15年。但要真正让一个在中国创办的企业出海,如何把它的业务、技術推向全球,对我来讲也是新尝试。所以今天和大家更多的是进行交流和学习。 

人工智能彎道超車要選好方向

人工智能技術和産品是可以让中国实现弯道超车的方向,所以中国提智慧,比所有全球其他的国家提的都多。国内最近几年的人工智能企业,普遍都是从人脸识别入手,人脸识别入手的方向是智慧安防,说穿了是刑侦破案、抓罪犯,抓吸毒等等各种有嫌疑的人员。 

过程中我們面临隐私问题严峻的挑战,所以智慧安防虽然是一个非常大的方向,但從出海角度來說,人臉識別和智慧安防反倒是困難的,比如說舊金山就宣布了一個法案,你不能對公民隨意進行人臉識別,包括國內很多公安系統的專家也認爲人脸识别技術应该只有公安和政府的一些高权限的部门才能使用,不应该泛用在所有的地方,如果每一个楼、商家、企业都能用这个技術,一旦有一个企业记住了中国14亿张脸,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但是,人工智能技術出海有其他一些方向,我們确实可以认真的来探索。 

人工智能未來比較廣泛應用的領域之一是智慧交通。其實智慧交通比人臉識別、安防在中國落地至少早10年,只是大家沒有太關注。交通是跨國界的,而且交通的內容非常豐富。不光是城市道路交通,也有鄉村、高速公路,從它涉及的範疇不光是電子警察、罰單,他還涉及到安全,怎麽減少傷亡事故,還包括效率,怎麽能夠讓城市更加暢通,保持秩序,以及規範駕駛行爲。

但是,在国外交通的侧重点可能会不太一样,比如在新泽西、在加州装一个电子警察、市民委员会一投票马上给你拆了。他们可能更关心,你一个楼如果从二层加盖到三层,你就马上要做一个traffic survey,增加了50人是不是车辆会造成交通拥堵,你马上需要做交通调查,交通调查实际上在国外尤其是美国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 

安全也是非常重要的,但它可能有不同的形式表現出來,並不都是鋪天蓋地的人臉識別,它可能更多的是樓宇智能監控,而且還有一個特點。國外很多像歐美國家有很多的大房子,都住別墅。別墅,你一個人住在裏面還是挺害怕的,尤其他們還都可以持槍,所以智能的家庭安防系統其實是一個巨大的市場。

城市非常精细化的,你看到垃圾就赶紧去收拾,你看到有积水就赶紧清理,看到井盖掉了就立刻填上,看见护栏倒伏就去修建好,看见违法施工立刻举报,这些事情我們一直在做尝试,但像欧洲、美国、新加坡都还没有做这件事情,因为他们认为摄像机就是用来监控的,它还没有想到摄像机可以帮助这个城市发现更多的问题,快速解决问题,形成闭环,所以这个地方我們是领先的。

另外一个方向是智慧商業。实际上文安智能最早是做商业地产客流统计的,计算机视觉比较早期的应用,发展到现在已经差不多20年了,它慢慢也变得比较成熟。我們现在进每一个购物中心,其实我們的人头都会被数一下。此外我們还可以看到这些人员的性别、年龄、表情。去年文安智能申请了一个专利,可以从正面和背面匹配一个人,这样我們可以知道一个人的进出时间、店内停留时间,这些信息都可以用于店铺的经营管理。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方向,對于城市來說精細化管理是很重要的,除了公安、交警以外,城市裏面大量的攝像頭還可以用于城管、安監、消防、應急等等各個領域,每一個攝像機後面放上算法,就相當于有了大腦,就可以識別城裏的任何一個事件,從而形成一個閉環,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再進行驗證。 

國內人工智能優勢明顯,但缺乏全球視野

國內計算機視覺發展非常快,原因有兩個。

第一是,我們在美国有大量的人才,如果你去參加國際計算機視覺頂級會議,比如說ICCV、CVPR等等,你會發現亞裔和華人的面孔非常多,差不多占到30%-40%,華裔的老師不見的那麽多,但華裔的學生絕對是多,尤其是在美國。 

所以,經過過去的二三十年,當年的學生現在都變成了老師或者回來變成了教授或者來創業,國內就有了大量的人才基礎,並且這些人的水平絕對是國際領先的水平。

第二是,中國有一個最大的紅利

我國有一個紅利,中國總體上來講對隱私不太關注,所以對攝像頭一定程度上是濫用。但對于做計算機視覺、對AI的這些人來講,最大的好處是有無窮無盡的數據。比如说一个城市事件或者是交通违法行为或者一个人脸,你在美国或者欧洲的一个国家采集数据,可能拿到一百个摄像头的数据都非常非常不容易。但是,在中国我們的一个一线城市可能就是一两百万个摄像头,还分一类点、二类点、三类点。摄像头的数量非常非常巨大,这样获得数据也非常容易。 

现在计算机算法普遍都是基于数据训练的深度学习算法,这样使得我們的算法水平像人脸识别,车辆识别包括刚才说的综合治理,包括智慧商業,算法的水平是领先于全球的,因为我們有大量的数据。 

所以,基于這兩個原因,中国不光是理论水平在国际上非常领先,産品水平在国际上也是非常领先的。 

但是,包括我自己在內,中國人辦公司有一個陷阱,一個中國人辦一個公司會第一個想中國有14個億的人,這個市場非常大了,只要把這個市場拿下就足夠了,我的市場就會大。一開始的布局都是按照一個中國的創業公司來做的。

美国的公司也好,以色列的公司也好,当它创立的那天起,它就是按一个全球视野,全球市场是它的市场来做的。发展5-10年以后,这上面很多的限制就暴露出来的,我們很自豪的个别头部互联网公司,他们在欧洲美国都很少有人用。这些都是本地公司,不是全球公司。因为他的基因从设立的时候就是一个区域性公司。

所以,对于新一波的技術浪潮,AI来了,我认为我們所有做AI的企业,既然你的人才,你的技術,你的应用,你的産品都是全球领先的,为什么不想着去国外发展呢?

隨“大船”出海,不失爲一種捷徑

以前大家以爲限制國內人工智能發展的東西是芯片,但發展中真正卡脖子的東西,其實並不是AI芯片,所以很多人投資投錯地方了,真正卡脖子的真的不是AI芯片,卡脖子的地方是傳感器。 

目前市场上所有高端相机的Sensor全是索尼的。今年我們相机生产很困难,因为全国做ETC,把原来的收费站去掉以后用相机跟ETC来做卡口,这样几十万片的大单导致全面断货,大家都非常困难,卡脖子的是索尼。Sensor是任何一个手机厂商都需要的。美国断货可以,日本断货受不了。 

文安智能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産品,我們认为是全国乃至全球最优秀的一个交通行業的産品,我們把计算机视觉整套系统做到了只用一瓦的功耗。包括比如说车辆的识别、占用应急车道等等种种违法行为,图像采集加上AI的分析,加上传到后台,整个过程只要使用一瓦。

如果大家是做硬件的,大家知道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做到一瓦之后会有一个很重要的结果,我們只要用一个35厘米*35厘米的太阳能板就可以带动它。 

这意味着,整套设备重量不会超过5公斤。随挂随用,灯杆也可以用,也不需要通电,也不需要光纤,我們叫“三无”,无杆、无线、无电,这样你就可以大量的用这个産品。里面的算法你可以更新,你可以做交通的违法抓拍,你可以污水排放的检测,你也可以做违法停车的抓拍,你也可以人脸的抓拍,可以做很多种事情。

这个还不是做的芯片创新,是我們把算法创新结合好的芯片,但未来,如果芯片还能再压缩5倍,将会是一个新世界,我們将会看到无所不在的智能的视觉传感器。

这些技術我們是非常想推到全球的,我們有很多种渠道,通过我們自己独立做或者通过其它的大厂一起出海,这是我們现在努力的一个方向,当然也可以借助像交通或者其它的这些行業里面传统的国外的巨头,一起合作。 

算法其實非常多的公司在做,文安智能2005年創辦的時候是只做算法的,到2012年文安智能開始做硬件,到今天文安智能意识到还要做数据,做整个的闭环和服務。 

交通、安防、综治都有非常多的算法,感知层的AI做到一定的程度,你就会收集上大量感知来的数据,事件也好,数据也好,有足够多的数据以后,我們不能满足于感知层的AI,一定会走到决策层的AI。 

AI公司也从産品制造商,慢慢变成数据运营商和服務提供商,因为AI设备越来越复杂,很多的业主已经没法驾驭了,需要你的服務,需要你的帮助。

文安智能已经进行了一些尝试,目前文安智能在新加坡、阿联酋、沙特、韩国、菲律宾、挪威、马来西亚,港澳台等地区我們都有项目落地。

最后提一句,将中国的AI技術推广到全球有很多办法,借助“一带一路”,独立出海或者借华为这样的 “大船”一起出海,又或者和智慧城市海外巨头合作,这些都将是很好的出海途径。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們。